台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叫醒沉睡的农村资产鹰爪花属

发布时间:2020-10-18 16:23:29 阅读: 来源:台笔厂家

叫醒沉睡的农村资产

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51岁的土地经营大户陈龙脸上透着喜气,他手里捏着一本深红色的“农村土地流转经营权证”。就是这个证,为他带来了300万元的贷款。

从23岁第一次贷款3万元至今,近30年过去了,这是第一次,他不需要求人担保,就借到了钱。

在德清县,无论是像陈龙这样的经营大户,还是其他村民,都在经历着一场意义深远的城乡体制改革,而重头戏之一,就是农村产权制度改革。

2001年,陈龙和村干部一起,挨家挨户问村民愿不愿意把土地流转给他种苗木,田地租金大约每亩230元,山地每亩100多元。

当时34岁的卓秋玉,家里有8亩水稻田和10亩山地,她和丈夫平时在外上班,农忙还要请假回家干农活。一家人一年忙到头,田里收入不过万元,遇上虫害,还会减产减收。但卓秋玉的母亲对于把土地流转出去还是不放心:“不种田,咱们吃什么?”

卓秋玉算了一笔账:一亩田租金230块,一袋粮食100斤,60块,这不就相当于一点农活都不用干每亩地就有近400斤粮食的收入?更何况土地本来就半荒半种着的,卓家便同意了。

现如今,卓秋玉家里的田地和山地基本全部流转出去,田地涨到每亩每年1000多元,山地也有六七百元。从农活里“解放”出来后,卓秋玉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工作——到陈龙的公司当会计。现在,她们家在10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上重修了300多平方米的三层小楼,开着私家车哪儿都能去,谈起收入,她笑着说,“比原来强多了”。

陈龙所在的德清县武康镇五四村,绝大多数土地已经流转。而德清县农村土地流转面积已达到家庭承包经营耕地总面积的75.2%。许多人像卓秋玉一样,就地在经营大户的公司里干活,还有的人放心去了外地打工。

有人担心,土地流转程度这么高,今后还可能面临二次流转,农民的权益能得到保障吗?在五四村村委会办公大厅的屏幕上,滚动显示着全县农村综合产权流转交易中心的项目详情和拟交易价格。有了这个公共平台,谁的价高谁的价低一目了然。陈龙说:“村民最开始不愿流转,后来求着转,再后来可流转的地少了,价格就涨了。”更重要的是,承包权已经全部确权颁证,农民可以把权益牢牢握在手里。

承包权与经营权的分离,让农林业规模化经营得以实现。陈龙白手起家,陆续从村民手中租用了2000多亩地,种上罗汉松、红花继木、香樟等苗木。一些边边角角曾经荒着的地,现在也郁郁葱葱了。村民俞成兴家承包的地在下游低洼处,经常被水淹着,以前几乎种不了水稻。2011年,他把这四五亩地的经营权流转给了陈龙。

“以前种不了粮食现在怎么能种树?”

“挖沟呀,”俞成兴一拍腿,“沟挖得深,水就排出去了!”

开沟、修围堰、修水泵、修路、平整土地,像这样的工程,陈龙都要花不少钱,而这些投入原来并不能被真正认可。感受最深刻的便是贷款时。过去要贷款,必须找三个担保人,担保人夫妻都得签字。对于农村刚起步的老板们来说,找到有资产有信用的人担保非常困难。担保人因为心里没底,面上答应了,最后“临阵脱逃”或夫妇俩“演双簧”的事情一点不稀奇。即使找到了担保人,也欠下“一辈子也还不清的人情”。

随着德清县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推进,耕地(林地)承包经营权全部确权,农业经营面积50亩以上、林业30亩以上的流转经营权证也全部发放到手。这样一来,陈龙在地里的投入终于得到了明确和认可,他精心打造的666亩绿化苗木的经营权估价约5000万元,他第一次用自己的资产为自己做了抵押。

此外,德清县所有宅基地确权发证,全部农房完成测绘工作,村民陆续拿到了和城里人一样的红本房产证。集体经营性资产也完成了股份制改革,在村民们手中的新股权证上,可以看到每户股东人数和每股金额。等村集体有了活钱,他们便能得到分红了。

确权在先,德清进一步推行金融改革,让村民可以用手中的股权、农房、林权、农村土地流转经营权等作为抵押,贷款变得容易不少。目前,德清县共计发放农房抵押贷款563户、6575万元,农村土地(林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261户、1.4亿元,新增涉农贷款28.8亿元。

记者手记

开车从五四村村口的银杏道出发,不过10分钟就能到德清县城,再开20多分钟,就驶上了杭州的市区高架。高速公路拉近了市与县的距离,而以“新土改”“新金改”“新户改”为主线的体制改革,正在一点点打破多年来城乡二元对立的结构。

卓秋玉、俞成兴和德清其他农民一样,率先摘掉了农业户口的帽子,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附着在户口背后的社保、医疗等26项政策随之实现了城乡并轨,今后出台的政策,将不再与户口性质挂钩。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只是德清城乡体制改革七大方面中的一个,但不能预计,影响到底会有多深远。我们看到,随着沉睡的土地资源慢慢苏醒,板结的社会结构也逐渐活泛。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充满干劲,给自己小楼添砖加瓦,为村里事情东奔西走,哪怕说不出改革的政策细节,也能清楚道来与过去相比,现在的生活有哪些好的变化,并对未来抱有最大的期待。

保留农民原有的农村权益,享受与城市无差别的公共服务,真的让农民放了心、受了益,正因如此,德清县的城乡体制改革才能如庖丁解牛般得心应手吧。

本报记者 蒋雪婕 顾春 吴燕

治疗腋臭的医院

洛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治心脑血管医院排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