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斯克新协议脆弱的城下之盟

发布时间:2020-07-13 16:50:15 阅读: 来源:台笔厂家

新协议只是缓和了乌东南部地区一触即发的战争形势,避免了局势扩大和升级。双方在乌克兰的竞争和博弈仍将长期存在

2月12日,当俄罗斯、乌克兰、法国、德国四国领导人走出明斯克独立宫的时候,国际社会终于长舒一口气,乌克兰东部战争得以暂时缓解。在经历了长达17个小时的马拉松谈判之后,四方就解决乌克兰危机问题最终达成停火协议。根据该协议规定,剑拔弩张的乌东部冲突双方将从15日零时开始停火,并随后从交战地区撤出重武器。

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会谈结束后说,这次会谈给解决乌克兰危机带来巨大希望,“欧洲可以松一口气了”。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明斯克新协议给人以和平解决冲突的希望,但对此不能抱有过度的幻想,在解决乌克兰危机的道路上还存在重大障碍。

紧急时刻达成城下之盟

乌克兰危机去年秋天本来有所起色。2014年9月5日,在欧安组织、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斡旋之下,冲突的乌克兰政府与东部武装组织曾经在明斯克达成停火协议。但是,由于缺乏有效的执行路线图,双方流血冲突并没有完全停止,只是有所缓和。

进入2015年以后,乌克兰东南部局势再次恶化。1月乌克兰危机骤然升级,乌克兰政府军与东部武装交火激烈,明斯克停火协议彻底沦为一张废纸。先是一辆搭载平民的巴士被导弹袭击,随后政府军与东部武装在顿涅茨克机场展开了激烈争夺,再后来滨海城市马里乌波尔遭重武器袭击,伤亡严重。进入2月份以后,乌克兰东部局势开始升级,并向其他地区蔓延。东部武装组织发动了大规模军事攻势,不仅完全控制了顿涅茨克机场,还将战火向卢甘斯克州多个地区和顿涅茨克州南部蔓延。

乌克兰政府统计数据显示,刚过去的1月成为乌克兰东部局势动荡以来最血腥月份之一。东部武装在南部的马里乌波尔市加大了军事打击力度,政府军则在该地区进行阻击。1月24日马里乌波尔遭到突然炮击,造成30名平民死亡,95人受伤。

将近一年的战争显示,乌克兰政府军已经无法在军事上战胜东部武装组织。持续不断的坦克、导弹和训练有素的志愿者越来越难以应付,波罗申科政府尝试采取军事手段解决危机的希望已经破灭。政府军在东南部地区的军事失利不断上升,缺乏足够的兵力补充和装备,继续战斗则意味着损失更大,甚至有可能将战火扩大到周边地区。东部武装不断向南挺进的趋势如不能得到控制,东部武装甚至有可能打通连接克里米亚半岛的陆路通道。

在此背景下,明斯克新协议实际上避免了乌政府军损失扩大化,通过赋予东部组织高度自主权和修改宪法,为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带来新希望。

新协议避免了美俄的直接对峙

东部冲突的不断扩大,不仅威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同时也让美国总统奥巴马遭受到巨大的国际和国内政治压力。乌克兰危机也让东欧国家深感压力,它们纷纷要求美国和北约重申安全承诺,增加在东欧的军事部署。奥巴马的态度逐渐强硬,签署了众参两院通过的《支持乌克兰自由法案》。根据该法案,美国将给予乌克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北约之外盟友的地位,并在2015财年向乌提供价值3.5亿美元的反坦克炮和穿甲弹等武器装备,并赋予美国总统向乌提供军事设备的权力。

美国国会许多共和党议员对奥巴马这段时间处理乌克兰危机的方式相当不满,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甚至批评奥巴马的外交政策软弱无能,“要为俄军队进入乌克兰负起部分责任”。众议院联邦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也指责奥巴马行政团队在处理俄国出兵克里米亚事件上太过天真。他呼吁奥巴马别低估普京出兵克里米亚行动。甚至曾经的同事、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2014年8月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中,也暗示奥巴马在处理全球危机上太过谨慎,并强调自己和奥巴马的风格大相径庭。

美国的态度突然强硬让欧盟国家倍感压力,它们担心此举引发俄罗斯的直接军事介入。德国总理默克尔警告说:“我难以想象乌军获得更好装备能震动普京、让他相信自己军事上要失败的情况真能出现。我必须坦率指出这一点。”在2月5日召开的北约防长会议上,荷兰、意大利的国防官员也明确表示反对援助乌克兰杀伤性武器,就连美国的亲密盟友——英国也表示不会提供这类武器。

德法俄乌四国首脑的明斯克会谈艰难达成的成果,避免了俄罗斯与西方在乌克兰摊牌,挽救了欧洲地区安全格局失控的可能性。因为尽管美国与俄罗斯不可能爆发军事冲突,但是一旦美国提供致命性武器,就可能激怒俄罗斯直接介入乌克兰东部冲突。欧盟国家一直担心,一旦美国公开向乌克兰政府提供杀伤性武器,使得俄罗斯也有同样的理由向乌东部民间武装提供武器。此门一开,将会使本已恶化的乌克兰冲突愈发不可收拾。冷战后形成的欧洲安全格局有可能彻底破裂,美国和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博弈就会从政治、经济扩散到安全领域。

明斯克新协议具有较大脆弱性

明斯克新协议避免了冲突在短期内升级,为外交手段解决乌克兰危机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但是,由于冲突双方立场差距巨大,缺乏国际保障机制的新协议能在多大程度上保证和平还有待观察。

首先,乌克兰政府对于民间武装组织的控制力较弱。乌东部冲突爆发以后,政府军缺乏有效的训练和装备,来自各地的政治组织和寡头企业主纷纷自掏腰包来组建民间武装组织。这些组织依赖于大企业的资金援助招募战士和购买装备。

根据《乌克兰镜报》透露,这些民间武装组织名义上是隶属于乌克兰内务部的部队,但是在资金和军事行动上具有较大的独立性。这些在乌东部进行反恐的战斗营指挥官多来自退伍军官和极端民族主义政党领导人,他们在政治上极端反俄,同时也对政府对东部政治妥协十分不满。2014年10月中旬就曾经爆发过“亚速营”战士在基辅市中心举行大规模游行抗议,反对波罗申科政府签署的第一次明斯克停火协议,约8000名极端民族主义者和“亚速营”战士包围了议会和政府大楼,与警察爆发肢体冲突。

因此,尽管政府在明斯克和谈中进行了政治对话和停火承诺,但是在东部进行战斗的部队未必会完全执行这些决定。

其次,停火协议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从第一次明斯克停火协议失败的教训来看,缺乏监督的停火协议都是脆弱的协议。乌克兰东部冲突爆发以来,双方死伤人员过万。乌国内民族关系因此变得异常紧张,东部地区的俄罗斯族居民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基辅政府的不信任感和敌视情绪主义。而来自中西部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同样对俄罗斯志愿者抱有极端的仇视。一年多的国内冲突已经将曾经和谐的东斯拉夫民族兄弟关系完全撕裂。欧安组织和俄罗斯在对待乌克兰东部冲突的立场也各有倾向性,因此相对独立的监督部队和监督机制尤为重要。

第三,大国关系调整是明斯克新协议能否执行的重要外部条件。乌克兰危机源于内部政治斗争,是不同发展道路为国家命运的激烈博弈。在经历了2月政权更迭,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以及东南部地区冲突持续发酵之后,乌克兰危机已经不是一个国家内部的政治危机,不断升级为欧洲地区的安全危机,最终成为影响全球政治格局的大国关系危机。

目前,大国关系决定着乌克兰危机将向何处去。欧盟虽然满足了俄罗斯关于乌克兰政治改革和赋予东部高度自治地位的要求,但是应当看到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对于欧洲安全格局和国际政治格局的立场分歧并没有消除。俄罗斯反对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主张促进国际政治多极化政策没有发生改变。会谈并没有涉及原苏联国家未来是否加入北约,以及欧洲倡导的地区经济一体化等议题。俄罗斯与西方大国在乌克兰的竞争和博弈仍将长期存在。

虽然如此,通过此次明斯克四方领导人峰会,人们似乎看到了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曙光。在德法领导人的斡旋下,乌克兰政府的立场发生了积极的转变,开始正视国内严峻的族群矛盾、政治分裂和经济危机。只有乌克兰危机中的各方敢于面对现实,脆弱的协议才有可能成长为长久的和平。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所 张弘)

宁夏工作服制作

常州工作服制作

雅安定制西服

安徽工作服订制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