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幽冥特案组4蒙面女郎[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0:40 阅读: 来源:台笔厂家

“文岩小区离你这里不远吧!”钟慧挂了电话,转头问关晓。“不算太远,怎么了?”“你有车么?能不能送我过去,有一个紧急案子要处理。”钟慧的语气不容辩驳。“有一辆摩托车,这是钥匙,你自己骑着去吧!”关晓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了钟慧。“喂!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这个地方我路不熟,耽误你一点时间送我去吧!警民合作嘛!再说这次的案子和你的案子很相似哦!你不想了解一下么?”钟慧盯着关晓的眼睛微笑着说。她的眼神使关晓难以拒绝。“好吧!我送你过去,不过我对案子可不敢兴趣。”

关晓锁了门,从门廊里推出一辆半旧的大洋摩托,跨了上去。钟慧也跨上了摩托车后座,俯身抱住了关晓的腰。关晓的脸登时红到了脖子根,他的背明显的感觉到钟慧丰满挺拔的胸部竟是那么富有弹性。“那个,那个你能不能不要抱那么紧!”关晓支吾着,“哎呀!我一个女孩儿还不觉的难为情,你一个大男人害什么臊,得了便宜还卖乖,赶紧走吧!”

摩托车疾驰而去,车上的帅哥美女可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这些人的眼神中不外乎羡慕嫉妒恨这几种情感。在路人的眼神中,有一个人的眼神却充满了失落,那便是欧阳兰,她打听到关晓的住处,特意来找他,对那晚的救命之恩表达谢意。可就在路上,她看到关晓载着一个绝美的女子从自己身边疾驰而过。不知怎的,她的心中顿时升腾起一阵失落。看来,不用去找他了。

文岩小区,几辆警车停在3号楼下,四周还拉了警戒线。看来那里便是案发现场了。

“钟姐,你过来啦!”一个瘦瘦的小警察迎了上来,当他看见钟慧身边的关晓时,脸上掠过一丝妒意。“现场在哪?我去看看。”钟慧说着朝楼上走去,小警察连忙上前引路。

3 楼一间房子里挤满了警察,成刚正在询问一个中年女人问题,可是那个女人蜷缩在沙发上只是哭,地上的白布下盖着一具尸体,尸体周围还散布着腥臭的肉块儿。殷红的血溅的到处都是,关晓看到眼前的惨像,胃中一阵翻腾,险些吐出来,不过钟慧作为在场唯一的女警察,她的表现令关晓大为佩服,只见她走上前揭开白布看了看尸体,面不改色心不跳。

“成队,有什么线索么?”钟慧看了看愁眉不展的成刚问。“唉!毫无头绪,这个女子是死者的妻子,她目击了丈夫爆炸的全过程,与那晚步行街的人体自爆案如出一辙。唉!你怎么来了?”成刚看到门口站着的关晓,诧异的问。“是他送我来的,当时我正准备问他些案子的情况,你给我打电话,我就让他把我送过来了。”钟慧向成刚解释了一番。成刚听后没再吭声。

“她都说了些什么?成队。”“她说她刚一回家,见丈夫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软塌塌的像付人肉皮囊,连话也说不出来,她本来想骂他的,还以为他在家里干什么苟且之事,他那人,总爱沾花惹草,因为这种事,两口子没少闹,可是看丈夫这个样子,她反而害怕起来,丈夫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像条蛇似的用身体蠕动到地上,喉咙里呜哇呜哇发着怪声,接着 ,毫无征兆,丈夫的身体突然爆开了,血肉横飞,溅满了房间。她也被吓傻了。到现在一直哭,看来受刺激不小。”成刚对钟慧谈了谈案子的情况,看的出这位老刑警也没什么头绪。

“我来问问她!”钟慧走到那个女人面前,蹲下身子,拉起她的手问,“大姐,你说你回到家就看到丈夫躺在床上,那么你回家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听到钟慧的问话,女人怔了一下,止住了哭,“我回到家时,发现门是虚掩着的,而且,对了,我在上到二楼的时候,碰到一个匆匆下楼的女人,”

“女人?什么样的女人?”钟慧很敏感的察觉到其中一定有问题。“哦!那个女人很妖艳,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裙,戴着一面黑色的面纱,看不清楚脸。总之我感觉她怪怪的,而且她走路似乎没有声音。”女人努力回忆当时的情景。

“一个红衣蒙面的女子,小区的楼道口应该有监控吧!调出监控看看吧!”钟慧吩咐瘦警察去查监控,那家伙就乐颠颠的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瘦警察回来了,他向成刚和钟慧汇报说:“我到物业那里查过了,从昨晚到现在,根本没有一个蒙面红衣女人出入这栋楼。”

“不可能,我明明看她下楼走出去了,难道我见鬼了?”女人难以置信说。

“这件案子不好破啊!”成刚点燃一根烟,愁眉不展的说。

“钟慧,把这件案子和前几天晚上的案子并案处理,仔细分析一下两件案子的特点,看能不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还有对外封锁消息,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能把人炸的骨肉分离,世间恐怕还没有这种武器吧!”成刚近乎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成队,我怀疑,在死者爆炸之前,身上的骨头都已经被抽离了。”钟慧的猜测令她自己也难以相信。“抽离,用什么办法可以把人的骨头活生生的从身体里抽出来,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你不要告诉我说是鬼做的。”成刚不悦的说。“清理现场,我们先回去,钟慧,做好家属的安抚工作。”成刚下完命令,先行出了房门,在经过门口时,他又盯了关晓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钟慧和关晓出了居民楼,关晓猛地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啊!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屋里的血腥气搞得我都快吐了。”关晓情不自禁的感叹。当他转头看向钟慧的时候,发现她依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钟警官,我很好奇作为一个女孩子家,那么血腥的场面好像对你没什么影响,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种场面我见多了!”钟慧一句漫不经心的回答倒是让关晓冒了一身的冷汗。这个女子,一定不简单,他心里想。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