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哈佛教授政府保证经济增长也要保护人类价值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7:48 阅读: 来源:台笔厂家

哈佛教授:政府保证经济增长 也要保护人类价值

“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正义的概念。但我不认为这些不同只是与经济发展水平相关。不同的思考方式反映出的是不同文化传统,宗教传统和历史经历。” 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向记者强调。  在桑德尔看来,尽管正义和共同的善(common good)在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定义,但是他认为,即使在不同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下,正义和共同的善不尽相同,但共同的善中都应当考虑一定程度的公民平等。因为如果贫富差距太大,这就会对社会内聚产生很大危害,就很难形成共同的社会目标。  桑德尔特别强调, 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没有政府干预是行不通的。政府既要保证经济增长,也要保护那些高于金钱的重要人类价值,防止市场经济变成市场社会。  中国需要寻找新的发展模式  《21世纪》:正义(Justice)在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比如发达国家的代表美国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中国)的社会价值序列中的位置是否有所不同?具体有哪些不同?  桑德尔: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正义的概念。但我不认为这些不同只是与经济发展水平相关。不同的思考方式反映出的是不同文化传统,宗教传统和历史经历。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国在经济上取得了一个巨大的历史性发展,经济繁荣,其影响力日渐扩大。但是,我发觉人们(包括政府)过于注重GDP的价值, GDP本身不能买到幸福。比如经济发展经常会以对环境的破坏为代价。现在中国政府决定加大环保力度。我认为这是项很好的政策。因为公众的幸福不仅与GDP相关,还包括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再举一个例子,不公平现象随着经济增长而越加明显。我了解到政府正在帮助农村地区解决这个问题,城乡因此都能受益并获得更好的生活。现在,我来到中国,发现公平、道德、公共利益这些高于金钱的价值更加受到大家的关注了。  《21世纪》:中国现在是因为经济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了,开始加大了环境保护的力度,那是否在未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前,我们就必须牺牲环境从而取得发展呢?  桑德尔: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回顾历史,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我觉得应当注意的是,中国现在仍然想继续发展经济。而对正义、道德和环境的关注并不一定是和经济对立的。寻找引领经济发展的技术产业很重要,比如绿色工业可以在保护环境的同时引领经济发展。现在不能还认为经济只有在破坏环境的情况下发展,而应该寻找一种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包含对环境、能源及其他资源问题的通盘考虑。过去经济一发展,环境就一团糟;在未来,我们希望能找到一种理想模式,使环境和经济达到双赢。这就引向一个新的思考模式。将环境等放到这个发展模式中思考,同时,我觉得也要考虑更大程度上的平等。  《21世纪》:您认为从经济与环境存在协调发展的案例吗?  桑德尔:有些北欧国家提供了很好的环境经济综合考虑的发展模式,他们比美国做得好,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我不是发展模式的专家,但是我们不能简单地接受这个想法:因为国家贫穷,就必须接受高污染企业来帮助经济发展。  不能因为你是贫穷的,要想未来有一天变富,、你现在就必须接受环境的牺牲。我认为这很不公正。我们应该找到能够不以人类健康为代价的方法来帮助贫穷国家发展经济。历史上在19世纪的美国工厂就在尝试这样的发展,我们已经这样探索了很久,仍没有最终答案。  我们不可以把这样的难题抛给贫穷国家。说要发展就必须以伤害现代和后代健康,吸收毒气为代价。这是有问题的。我认为经济学家和环境学家应当联合起来,找寻更人性化的经济发展道路。  市场是工具而非目的  《21世纪》:美国在工业化过程的中后期也曾经出现过贫富差距明显加大的问题,那么当时是如何解决的?  桑德尔:我可以讲一些美国的例子,当然并不都是成功的。19世纪,由于公共交通、大型油企和技术产业的发展,经济获得了迅猛发展,到了20世纪早期没有在经济发展进程中获益的一部分群体的贫穷现象日益严重。于是,1920 年左右开始了一项“进步主义运动”(progressive program):首先是公众讨论如何解决经济发展和贫穷的矛盾。讨论建设公共交通,建立公共学校、公共空间,如公园、广场,使公民无论贫富都能享用这些公共空间。比如,建立国家公园,这样贫富人群都可以去那里旅游。他们还制定了一些新的法律。当时,贫穷人口涌入城市,工作条件很差,劳动时间超长,这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因此进步主义运动之一是建立新法律来缩短固定工时,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健康条件。增强工作安全,使他们生活得更好些。公共医疗和公共教育使穷人也可以享用。因此即使他们不仅能变得很健康,也能活得更舒适,孩子们也可以获得教育。同时公共健康监测也在帮助提升公民健康。这一系列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当时的不公平现象。  但到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又出现了新的不公平,而且现在还处于挣扎中,在我看来至今没有解决。  《21世纪》:进步主义运动导致的大政府现象引起了很多争议,您怎么看?  桑德尔:在进步主义运动中,政府的确提供了更多的管理,政府的确应该管理自由市场,应该有更大的作用去管理自由市场而不是社会。每个国家应该找到这其中的平衡点。如何找到平衡也是个大问题,不同国家情况不同,没有单一模型。  《21世纪》:您曾经特别强调,我们既要建立市场经济,也要防止市场思维超越经济领域,要防止市场经济变成市场社会。一个市场社会是非常可怕的。  桑德尔:虽然发展水平不同,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市场经济方面的发展趋势很相似。  市场经济是一个控制产品活动的有效工具。通过市场经济,出现了广泛的经济繁荣。但是慢慢出现一种趋势,市场经济成为了最终目的,为了市场而市场,这是我担心的。  工具成了目标,这就错了。一旦市场变为了最终目标,这个社会就会出现一个以市场为中心的景象,甚至个人关系、家庭生活、友谊、健康、教育、法律这些价值也逐渐被市场占据。如何防止社会变得唯利是图,如何防止金钱不仅限于帮我们优化物质生活,而是占据了我们所有的生活。这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市场在买卖产品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我们可以用金钱买到电视机、DVD播放器、汽车、烤箱,但当市场和金钱占据和定义其他人类关系和社会方面,会造成很大伤害,它们会腐蚀公众的归属感、社会联合、家庭整体这些价值。这是我在美国所担心的趋势。也正是我写那本《金钱不能买什么》的原因之一。我希望对这种趋势能有更多的反思,形成更多的公众讨论。而当我游览各国(包括中国)时,发现这是一个普遍问题。  《21世纪》:您曾经多次到中国访问,是否发现市场社会的现象在中国表现得更为严重?  桑德尔:我并不是不赞成市场经济。我只是想说,在保持市场运行的情况下,把市场经济控制在适当范围内,不让其越界。在我的书上提到过几个例子,在中国,有新闻说男孩用卖肾脏的钱来买iPad;给钱鼓励怀孕;为了激励孩子们读更多的书,有些学校以资金作为激励方式。但是这样就会逐渐引导孩子们单以金钱为读书的目的,这其实很危险。会腐蚀儿童教育的本质。孩子们不再因为爱读书而读书。  我们应该进行更高的价值的公众讨论,来防止金钱过多地占据我们的生活从而影响到其他方面,比如社会生活和人类关系。如果市场经济超越了它本有的服务于物质社会的价值,而延伸到人类关系,它就会带来伤害。  每个国家都应找到政府干预和市场经济的平衡。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方法和平衡点。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没有政府干预是行不通的。政府既要保证经济增长,也要保护高于金钱的一些人类重要价值。  我不知道我的书在政界的影响力具体如何,不过有一个杂志记者告诉我,有中国的领导人推荐了我的《公正》这本书。政治学家在进行决策时有他们的压力,我不想夸大政治学者的作用,但是如果他们有人翻过我的书, 即使并非真正照书上去做,也许仍旧很有用。  教育公平是全球共同的难题  《21世纪》:最近一段时期,人们发现,美国常春藤的学校当中,来自于精英阶层的子弟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对此您如何看?  桑德尔:一般的常青藤学校接受学生时,不管他们的家境如何,只是根据其学术水平来考虑是否录取。大部分比较富有的常春藤学校会提供足够的奖学金或者津贴,如果学生及其家庭不能支付或者只能支付部分,那么学校可以帮助支付其余部分。  在我的课程里就有一些有很好家境的同学但也有些很差,可能是来自移民单亲之类的贫困家庭。哈佛会有许多资源来帮他们支付学费,使这些聪明  的孩子也能上哈佛。哈佛有60%学生接受各种形式的经济支持,35%~40%没有接受经济资助。所以在哈佛,学生来自中低层阶级的比例很高。的确有些私人学校也许没有那么多的奖学金,也许没有足够的钱去资助贫穷学生。这取决于学校。但像哈佛这样的比较富有的常青藤是会提供经济援助,所以是有一定比例的穷学生的。  《21世纪》:在中国也开始出现类似的问题。  桑德尔: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这使得教育公平在任何地方都很难实现。即使我们政府和大学给予贫穷学生经济资助,平等的教育机会仍然很难实现。许多学生在他们小时候由于经济劣势没能得到足够的学习资源,从而无法进入高等学府。  因此我们为了实现更好的教育公平,就应该着重于早期教育。这是所有社会都会面临的问题。据我所知,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社会完全地解决了这个事。用大量资金投入早期教育,特别是贫困地区,是我们能够真正实现教育质量全面提升的重要手段。  不平等会损坏社会成员的归属感  《21世纪》:您如何看待正义与共同的善之间的关系?  桑德尔:正义和共同的善在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定义,但是我认为所有的社会都应对正义、共同的善和道德有所关注,即使有着完全不同的历史和文化传统。我认为共同的善中都应当考虑一定程度上的公民平等。因为如果贫富差距太大,这就会对社会内聚产生很大危害。就很难形成社会的共同的社会目标,他们的生活就会分别太大,从而不再认为自己是同样的政治社会中的一员。任何的共同的善概念中都应避免这样大的贫富差距。  《21世纪》:您能否描述一下您心目中的美好社会是什么样的?  桑德尔:就像我之前提到的,美好的社会的一个元素是不平等现象不会那么严重,不会损坏到我们整个社会中的成员分享共同利益的集体感。好的社会应该提供机会和公共场所 ,用来让公众持续地讨论道德、公平、价值和公共利益问题。这会形成一个可以反映许多道德问题的公共文化。我认为学校也应该教学生如何对一些道德问题进行思考和判断。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