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底层小公务员之殇

发布时间:2020-07-13 20:01:06 阅读: 来源:台笔厂家

山西“还债局长”胡丙申

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进入发展转型期,人们对公务员是“三分嫉妒,七分怨恨”,甚至提起公务员就会把他们与“贪污腐败”、“以权欺人”联系起来。然而,近期以来发生在地方公务员身上的一些“悲剧”,似乎在改变着人们对公务员的刻板印象。比如,前不久网友热议的山西“还债局长”胡丙申,他在任时曾为农民担保贷款69万,后因农民无法还债,他不得不在退休后走上了长达10年的“为民还债”之路。另外,最近在家门口被人砍伤的广东茂名公务员朱国瑜,自称这只因为之前他为了“母亲被殴致死”一事四处申冤,得罪了不少官员。从上述案例可见,一些身处官场的公务员也有自己的难言之痛,尤其是那些底层的小公务员。

说起对底层小公务员生活图景的描绘,19世纪俄国小说家契诃夫的《小公务员之死》堪称经典。小说写的是一个美好的晚上,心情愉悦的庶务官伊凡•德米特里•切尔维亚科夫,在剧院里的一个小“不慎”将唾沫溅到了坐在前排的将军级文官身上,他为此向大官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弄得那位大官人由哭笑不得到大发雷霆;而执着于澄清自己无意之过的他,在遭遇大官人的不耐烦与呵斥后竟一命呜呼!其实,他是被自己对达官贵人的恐惧吓死的。

小说对公务员生活现状的描述不免会有文学虚构成分。不过,尽管时隔百余年,却仍是对现代社会小公务员生活的一个侧影。

有人说,公务员是权势的象征。对处于领导岗位或要害部门的可能是这样,但对于一些基层小公务员并非如此。他们常常是执行领导交给的任务的,事情办好了,说明别人领导有方,事情办不好,则是下属执行力太差。即使你是一位有“权力”的领导,但很多时候,权力大小总是相对的。在下属面前也许有些权力,但是面对上级领导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执行任务的小公务员而已。

另外,被称为“还债局长”的山西夏县乡镇企业局局长胡丙申,在当地大小也算个“领导”。他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职权组织农民发展乡镇企业,为此他曾以个人的名义帮助19户农民担保向信用社贷款69万,2001年他面临退休时,因部分农民还有几十万元的贷款没有还上,从此,他被迫踏上了长达十年的“为民还债”之路。他的老同事董乐谦说:“要不是亲眼见你都不相信,他退下来的第一个春节,就到大街上卖对联、卖鞭炮,还开理发店给人剃头,后来又开了个小商店,不到晚上十二点不关门。他以前都坐小车呀,现在却经常拉大车,有时候看他吃饭,一顿饭一碗水、一棵葱、一个馍,很清苦!”

近年来,不断有媒体报道称某个事业单位或者国家机关的岗位定向招聘领导干部的子女,并把它和大学生热衷于公务员考试的原因,都归结为公务员工作轻松、待遇优厚和饭碗稳定。但上海公务员龚雾媛却不这么认为。

提到公务员待遇好,她说:“公务员的工资在上海不算高。我毕业的学校是名牌大学,可以负责地说,我的收入在班级同学里是倒数的,我基本不参加同学聚会,因为一到这样的场合,同学问你收入,不知道该怎么说。实话实说,没人相信,打肿脸充胖子,我也不愿意。”

要说公务员的饭碗稳定、工作轻松,她认为这也是相对的。公务员的饭碗相对企业职员也许比较稳定,但前提是工作期间不能犯大的错误;工作轻松更是谈不上,现在很多单位领导,在忙完一天的事务性工作之后,每天都要看文件报告到深夜,周六周日也很少休息,周末开会、讨论问题、处理紧急事务,那是正常现象。我们普通员工也常常加班,而且是没有加班费的。

对于媒体报道的某些事业单位或者国家机关的“定向招聘”现象。龚雾媛认为,也许各地都会有一些这样情况,但也有不少公务员不想让自己的子女当公务员,他们觉得公务员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工作。如果子女当读书好、有能力,可以出国工作,可以到外资企业,可以去金融机构,而如果子女读书成绩差、没能力,通过公务员考试都很难。

由于近年来常有一些“城管殴打商贩”“强征强拆”等暴力执法现象的出现,公务员常给人留下“以权欺人”的印象。龚雾媛表示,正是因为这些,其实大多数普通公务员都不会轻易透露自己的身份,在社会上与人发生摩擦,一般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如不少小区保安都向公务员多收停车费,只要不是太过分,公务员往往是忍气吞声,因为一旦发生争执被一些媒体不负责任地报道出去,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另外,小公务员不仅在社会上不敢“以权欺人”,如果一个小公务员不懂或不愿屈服于官场“潜规则”,有时候甚至还会在官场上“为权所欺”。目前正被媒体关注的广东茂名市被砍伤的朱国瑜就是一例,朱国瑜目前在茂名市外事侨务局上班,由于7月16日他在新浪微博转发了自己为母申冤的一条微博,称:关注强索人命的权贵。据其介绍,当晚11时许,他在自家门口被砍数刀,手臂上的骨头爆裂。

据了解,这并非是朱国瑜第一次被袭击。去年9月1日晚上,朱国瑜在原先住的华侨新村家门口,也遭遇了类似的伏击。“因为原来住的地方没有保安,没有路灯,黑漆漆的不安全,所以,去年10月我就搬到了这个安保措施还算好的小区,但没想到现在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且,据一位茂名当地官员透露,朱国瑜是当地官场的“异类”,他为了“母亲被殴致死”一事四处申冤,得罪了不少人,很多官员对他又怕又恨。

总之,我们对一些贪污腐败、以权谋私、暴力执法的公务员深恶痛绝的同时,也不要把整个公务员群体都“权势化”和“妖魔化”。因为很多公务员也是“普通人”,和我们一样每天早起买牛奶,挤公交车上班,为了完成领导布置得任务加班到深夜。(文:张晓伟)

齐齐哈尔订制工作服

南雄西装定制

阜阳定做工作服

相关阅读